<kbd id='wzire'></kbd><address id='cmdio'><style id='ukony'></style></address><button id='nefbp'></button>

          頭圖加載中...

          loading

          澳门博彩官网_信誉赌博平台_全球赌博网站_十大赌博网站

          • 出發時間/2018-02-26
          • 出行天數/8 天
          • 人物/一個人
          • 人均費用/3500RMB

          零 • 序

          六年前, 印度 之行成為了我背包探索國外世界的第一站。

          我不知道當時的我為什麼有勇氣第一次背包就踏足這個被妖魔化的國度,然而正是這踏出國門的第一步,徹底打開了我的潘多拉魔盒,讓我為世界各地色彩紛呈的人文魅力所著魔,開啟了人生新的任務清單,也顛覆了我對 印度 的固有印象。


          六年後,終于盼來二刷 印度 ,這一次,專為灑紅節而來。

          我一直覺得,在 印度 的日子,也許不是最舒適的,但一定是最歡樂的,從六年前我就一直這麼堅信著,六年後重返,這個感覺一直沒有變, 印度 對于我來說就是這麼一個充滿魔力的國度。


          壹 • 狂歡伊始

          既然這一次專為胡里節而來,那肯定不能滿足于傳統旅游城市那種更多在游客之間互打鬧的胡里節,要去就要去最傳統最瘋狂的地方,那就是胡里節的誕生地——沃林達文。

          馬圖拉 和沃林達文都是和胡里節的靈魂人物克利須那密切相關的地方,也是全 印度 慶︰鎰罘榪竦牡胤,相對來說 馬圖拉 稍微溫和一點,來這兩地體驗胡里的外國游客也並不多,首先是知道這兩地的游客不多,其次是知道這兩地的游客里面,也有一部分忌憚它們的瘋狂,但彼之砒霜,吾之蜜糖,對于我來說,那份瘋狂正是我所渴求的。

          起了個大早從德里火車站坐車,在背著大包小包排隊等待形同虛設的安檢進站的時候,一個 印度 人過來,開始了教科書般的“車票騙局”了︰

          “Hey,你有買火車票嗎?”
          “當然有。”
          “拿出來給我檢查。”
          “為什麼要給你檢查?”
          “我是在火車站工作的。”
          “那你把工作證拿給我看看。”
          “......你把票拿給我檢查就是了。”
          “我的老伙計,我不是第一次來 印度 了。”
          接下來那個 印度 人對我投以了一個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撓撓頭走開了,估計是去尋找下一個目標吧。

          假如把車票給他看了,他會千方百計讓你相信你的電子票還差一個蓋章或者簽名諸如此類的東西才能用,接下來就是讓你掏錢了,還是那句,自我要堅定,一句“我不是第一次來 印度 ”是很好的解決辦法。

          “你永遠不知道一輛 印度 車上面能下來多少人”,這不僅僅是個段子,這是事實。我從 馬圖拉 火車站出來搭乘去往沃林達文的這輛tuk-tuk車,全車一共載了14個人,接近一台小巴的運載量了,我被擠得腰椎間盤突出了,這就是 印度 。

          終于到 達沃 林達文,拼車的不好之處還有不能送到每個人的最終目的地,我下車的地方走到旅館還要15分鐘。下車之後我沒有馬上動身,而是做了一整套廣播體操來緩解剛才的不適.......


          現在大約是早上八點多,今天距離胡里節正日還有五天,但是在發源地沃林達文,今天則是胡里慶祝的第一天,已經能看到四面八方的人涌進沃林達文了。我這個背著大包小包拿著相機的外國人顯得有點突兀,所以大家都很容易注意到我,並且紛紛對著我的鏡頭擺pose,那種在 印度 熟悉的感覺又回來了。


          沿途的 印度 人害羞的就看著我的鏡頭不說話,外向點的就向我招手讓我拍他們,對比舉起相機就被罵的 摩洛哥 ,這里簡直是天堂,這也是我深愛 印度 的原因之一。


          當我看到眼前這堆大叔的時候,我才意識到撒彩粉已經開始了,我原本只知道這一天下午有慶祝活動,然而人們互相撒歡無需等待統一號令。


          越往鎮中心走,就看到了越多撒彩粉的人,這位老大爺就站在家門口向路過的人撒彩粉,我因為還沒到旅館沒換上相應的裝備就躲開了。其實沿路也已經有很多參與繞城的人開始相互撒彩粉了,但大家這個時候都依然很克制,尤其對于我這個外國人,有小孩抓起一大把想往我身上扔,他的父親來制止了,有兩個年輕人實在忍不住要給我來點,不過看到我大包小包,就輕輕地在我臉上抹了兩把,胡里節的彩粉意味著祝福,我自然也是欣然接受。

          我在住宿的地方安頓下來,這一家靜修所,主要接待前來學習修行的外國人,以及前來朝拜的 印度 人,偶爾也會接待像我這種游客性質的客人,住宿的條件說不上好,但起碼價格是足夠便宜,把房門一關,背包往地上一扔的時候,找回了六年前第一次來到 印度 的感覺。


          下午才是城里活動的高潮,我就繼續在旅店門口拍攝前來繞城的人們,從八點多到現在十點鐘,人流一直沒有停過,少說起碼有過萬人走過去了。


          繞城的隊伍各種年齡層都有,但無論老幼,都顯得很開心。


          長長的繞城隊伍一直沒有停過,很好奇這一天到底多少人來了沃林達文。


          遠方煙霧彌漫,是大家互相拋灑的彩粉在空氣中飄揚起來了。


          這是一個前來修行的外國人,他手上捧著一小撮彩粉,象征式的對我吹了一下,以示祝福。胡里節上大家相互拋灑的彩粉,寓意便是給予對方的祝福。


          我基本上就是站在旅店門口拍,過往的人要麼向我扔彩粉,要麼向我招手,要麼就是要求我幫他們拍照,他們大多數拍完也不來看照片,就是讓你留下他們的笑臉就足夠了。


          人們歡樂地涌進我的鏡頭,對我高喊“Happy Holi”,很容易就會被這種氣氛感染。


          拍下了太多歡樂的笑臉,回頭修圖的時候挑圖成了最頭疼的事。


          當時的我也像這哥們一樣,頭上拍一拍彩粉就像下雨般灑下來。


          我可能是這條路上面唯一舉著相機的外國人,于是大家都三五成群地擠過來要求我幫他們拍照,也拉上我一起和他們自拍,當然無可避免地,我身上面也是多處“掛彩”。


          然而我所處的位置還不在沃林達文的鎮中心,也還沒到原本預定的第一場慶祝活動,所以上午這一陣子其實連正式胡里的開始都算不上,只是一個小小的前奏,就已經感受到足夠大的熱情和歡樂,已經抵上很多地方的節慶氣氛了,似乎也預示著接下來真正的胡里節,那是一種巨大得難以想象的瘋狂。

          貳 • 猝不及防的色彩大戰


          雖然今天只是胡里節的第一天,但我已經準備好了全副武裝,拖鞋、防水背包、3M口罩一樣不少,相機包得嚴嚴實實。是時候進入鎮中心參與今天正式的慶祝了,打開旅館的門看見繞城的人流依然繼續,從上午八點到現在下午兩點依舊沒有停下來,四面八方的人流這六個小時里面不間斷地涌進沃林達文,可見這座胡里節的發源地小鎮是何等的重要。


          下午再次擠進人群當中,就能明顯感受到人群的興奮度比起上午大大的提高了,他們喊著致敬克利須那神的口號前進著,向著今年第一場色彩的大戰靠近。


          大家一邊繞城一邊拋灑彩粉,我沒出門幾步就再次“掛彩”,剛開始的時候有點不習慣,每被扔一次就會抖抖身上頭上的粉,後面就開始習慣了,放眼身邊也已經是“人無完人”了。只見頭頂彩粉在空中此起彼伏,如果覺得胡里節就是這種程度,那就大錯特錯了。


          走進老城中心,游行活動已經開始,狂歡程度升級了好幾個次元,擁擠的人群,震耳欲聾的 印度 舞曲,伴隨著花車儀仗隊伍穿行在小巷中,這邊的色彩不再是繞城路線的淡粉色,開始豐富和濃重起來。

          本篇游記共含12195個文字,106張圖片。幫助了游客。 舉報
          相關目的地︰印度
          返回頂部
          意見反饋
          頁面底部